漫画配上讽刺诗,常常诗画相得益彰。这种形式为当今许多漫画家和诗人们多用。
其实,这种手法早在清代就为一些文人画师普遍采用。光绪年间有一个叫江标的江苏画家,常为人画纨扇。
一日一位官场友人求他画扇,江标笑应,遂挥笔作二鼠,旁有胡桃一只及花生数枚。寥寥数笔,墨迹简洁。
画毕,题诗一首:
老鼠哥哥,你何事终宵闹我?
蜡烛已残,油灯又破,忍使俺无端闷坐。
刚到新年,福橘乌菱,早饱哥哥肚;
只剩得几荚花生,还有胡桃一个。
些许桐子,不值今宵小吃,恐教受饿。
劝哥哥明日还来,预备干粮,细嚼五更鼓。
无疑,诗画相配,包含着对腐败官场的绝妙讽刺。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