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唐代有一个叫李可及的优人,伶俐乖
巧,爱说新版白小姐祺袍,非常风趣幽默。
有一次,唐懿宗在延福节期间招来一些和
尚、道士宣讲经义,之后又让乐人戏子们表演。
李可及身穿肥大的衣服、腰系宽阔的衣带,用
手提着衣服的下摆,登上座位宣称自己对儒、
释、道三教可以纵横评论。
座中一人问李可及:“你既然说博通三教,
请问,释迦牟尼是什么人?”
李可及说:“是个女人。”
提问的人很惊讶,说:“有什么依据?”
李可及一本正经地说:“《金刚经》上明明
写着‘敷座而坐’,如果如来不是女人,何劳丈
夫坐下后再让儿子坐下?”皇上听了,不由得哈
哈大笑。
刚才提问的那个人还不甘心,又问:“太上
老君是什么人?”
李可及说:“也是女人。”
那人越发不明白了,李可及当即解释说:
“《道德经》上写着:‘吾有大患,为吾有身;及
吾无身,吾有何患?’如果不是女人,又何必害
怕怀孕(‘有身’)呢?”皇上听了,又很高兴。
又有人问:“孔子又是什么人?”
李可及说:“也是女人。”
提问的人说:“你根据什么说孔子也是
女人?”
李可及不慌不忙地说:“《论语》上写着
‘沾之哉,沾之哉!我待贾者也!假如不是女
人,为何要等着出嫁呢?”
皇上高兴极了,当场给了李可及非常丰厚
的赏赐。
2.隋朝初年有贾元逊、王威德,二人都善
机辩。他们原本不相识,只相互知道名字,却
没有机会见面。
贾元逊长着一脸络腮胡子,而王威德的鼻
子又长又大。
有一次,一个人置酒请客,同时请了他二
人,他们在酒宴上相遇,各问知姓名,这才相
识。座中众客及主人知道他二人善调笑,便请
他们说新版白小姐祺袍。
王威德便抢先说:“千张黑毛羊皮,只裁一
双袜。”
众人问道:“剩下那么多羊皮,打算干什
么用?”
威德答道:“拟作元逊颊!”
元逊知道这是取笑自己腮上胡须多,便应
声说道:“千丈黄杨木,只为做个梳。”
众人又问:“剩下的木头做什么?”
元逊答道:“拟作威德笔(鼻)子!”满座哄
堂大笑。
3.北齐人徐之才善开玩笑。有一次他宴
请宾客,有个叫卢元明的在座。徐之才便拿
“元明”二家开玩笑说:“去头则是兀明,出颈则
是无明,减半则是无日,变声则是无盲。”
4.唐朝人甘洽与王仙客友善,二人便以对
方的姓互相开玩笑。
甘洽说:“王,算来你该姓田;为你脸肥大,
抽去你两边。”
王仙客应声答道:“甘,算来你该姓丹;为
你头不曲,回脚向上安。”
5.唐朝人崔思海口吃,经常与表弟杜延业
相互开玩笑。
有一次,杜延业对崔思海说:“我让你学鸡
叫,只要我一问你话,你必须用鸡叫回答我。”
旁人听了这话说:“他的口应须是自由的,
怎能听你随意摆布?他若不肯叫,你又能
怎样?”
杜延业说:“我能让他叫。”于是与旁人一
起共找崔思海试验,并约好打赌。
杜延业握了一把谷,来到崔思海面前问:
“这是什么?”
崔思海答道:“谷谷……谷。”旁人大笑。
6.隋人侯白、杨素二人友善。杨素是关中
人,侯白是山东人。
杨素常想用玩笑难住侯白,使他无话可
辩。当时,关中方音说“水”为“霸”,而山东话
把“拿去”说成“携刀去”。
杨素曾对候白说:“山东人确实多仁义,向
他借一样东西,会得到两样。”
侯白问:“怎么会得两样?”
杨素答道:“有人问一个山东人借弓,山东
人说:‘携刀去。’不只是弓,连刀都给了,岂不
是两样?”
侯白应声说道:“关中人也很聪明,问他一
件事,他能告诉你两件。”
杨素问:“何以见得?”
侯白说:“近来有人问一个关中人:‘最近
下雨多,谓水涨了没有?’关中人答:‘满涨。’不
仅渭水,连溺水都知道,岂不是两件?”
7.北齐高祖曾读《文逊》,读到晋人郭璞的
《游仙诗》,连连叹息称妙。优人石动箭见状
说:“这诗有什么好?若让臣作,能胜他一倍。”
高祖听了不高兴,说:“你是什么人?竞夸
口作诗能胜郭璞一倍,岂不该死。”
石动箭马上说:“您现在就让我作,如果不
能胜他一倍,臣甘心受死。”
高祖即令石动箭作诗,动箭说:“郭璞的
《游仙诗》说:‘青溪千余仞,中有一道士。’我
作的是:‘青溪二千仞,中有二道士。’岂不胜他
一倍?”
高祖放声大笑。
8.侯白起初尚未做官,也无名声,住在家
乡。当地的地方官刚到任,侯白就去拜见,回
来后他对几个朋友说:“我能让新来的官学狗
叫”。
朋友说:“哪有官老爷听别人的摆布学狗
叫的?你若真能做到,我们请你喝酒;若不能,
你就请客。”
侯白答应了。
于是,他们一起到衙门去,侯白进去见官,
朋友们在门外看着。
官说:“有什么事,你又来见我?”
侯白答道:“您刚到此地,民间有些事情要
向您请示。您到任之前,此地盗贼甚多,我建
议您下令让百姓各家养狗,让它们见了生人就
惊叫,这样盗贼自然会平息。”
官问道: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家也须养条能
叫的狗,但到哪里去弄呢?”
侯白回答说:“我家倒是新养了一群狗,不
过它们叫的声音与别的狗不同。”
官问道:“它们叫出来什么声音?”
侯白答道:“它们‘鸣鸣’地叫。”
官说:“你不懂狗,好狗应当‘汪汪’地叫,
‘呜鸣’叫的都不是善叫之狗。”
侯白的朋友们在门外听了,都掩口而笑。
侯白知道自己已赢了一桌酒席,便对官
说:“我知道了,以后一定出去寻访善叫的狗。”
说完即告辞出来。
9.三国时,吴主孙权让太子嘲弄诸葛格,
曰:“诸葛恪吃马粪一石。”
诸葛恪答道:“臣能戏君,子能戏父,那么
我就让太子吃鸡蛋三百个。”
孙权问诸葛恪:“别人让你吃马粪,你却让
他吃鸡蛋,这是为什么?”
诸葛恪答道:“反正这两样东西都是从一
个地方出来的!”
10.田巴住在齐国的稷下学宫,赞许三皇
而非议五帝,与人论辩,一天能驳倒千人,其口
才没有人能胜过。
他的弟子禽滑厘外出,遇到一个老太太对
他作揖说:“先生不是田巴的弟子吗?您一定
学到了田巴的口才。我有件事弄不懂,想请
教您。”
禽滑厘说:“您说出来,看我能否驳倒您。”
老太太说:“马暴向上长而短,马尾向下长
而长,这是为什么?”
禽滑厘笑道:“这很容易,马暴向上是逆势
生长却要逞强,所以天使之短;马尾向下是顺
势生长,而很顺从,所以天使之长。”
老太太又问:“那么人的头发逆势向上,为
什么长?胡须下垂是顺势,为什么短?”禽滑厘
茫然无词,便说:“我的学问还没到这么深的程
度,待我回去请教一下老师。您可以留在这
里,等我回来再告诉您。”
禽滑厘马上去见田巴说:“刚才弟子出门,
一位老太太问我为何马鬓短、马尾长,我以逆
顺之理回答他,对吗?”
田巴说:“很好。”
禽滑厘又问:“可是她又问我为何头发逆
而长、胡须顺而短,我不知怎样回答,请老师教
我怎样驳倒她。她还在外面等我,请您告诉我
该怎样说。”
田巴低头想了半天,才用排行称呼禽滑厘
说:“禽大禽大,以后没事你要少出门!”
11.苏东坡喜欢调侃,常与丞相吕微伸开
玩笑。
有一天,苏东坡去拜访吕微仲,正赶上微
仲在睡觉,很久都不出来接待。
东坡等得很不耐烦。过了好长时间,吕微
仲才出来,两人相见说话。
屋里有一个葛蒲盆,里面养了一只绿毛
乌龟。
苏东坡便说:“这个龟不算稀奇,如果是六
眼龟就难得了。”
微仲问道:“六眼龟出自何处?”
东坡答道:“当年后唐庄宗时,林邑国进献
了一只六眼龟。当时优人敬新磨在金殿下进
口号说:‘不要闹,不要闹,听取这龟儿口号:六
只眼儿,分明睡一觉,抵别人三觉!’”
12.宋时钱塘有位读书人作了一首《竹
诗》,献给苏东坡,诗中有两句:“叶攒千口剑,
茎耸万条枪。”
东坡开玩笑说:“你这竹子叶似太少。”
那人未解其意,东坡笑道:“十根竹子才生
一片叶,还能说叶多吗?”
13.宋时司马光在洛阳闲居,正赶上正月
十五放灯。夫人想出去观灯,司马光说:“家里
就点着灯,何必出去看?”
夫人说:“也顺便看看游人。”
司马光说:“难道我是鬼吗?”
14.苏轼曾对刘贡父说:“我和弟弟在学经
义对策、准备应试时,每天吃三白饭,吃得很香
甜,不相信人间会有更好吃的美味。”
贡父问:“什么叫三白饭?”
苏轼答道:“一撮盐、一碟生萝卜、一碗米
饭,这就是‘三白’。”刘贡父听了大笑。
过了很久,刘贡父写请帖给苏轼,请他到
家里吃“晶饭”。苏轼已忘记自己对刘贡父说
的话,就对别人说:“刘贡父读书多,他这‘富
饭’定是有来由的。”
等他到了刘贡父家吃饭时,发现桌上只有
盐、萝卜、米饭,这才恍然大悟,知道这是贡父
用“三白饭”开的玩笑,便大吃起来。
吃完饭苏轼告辞出来,临上马时对刘贡父
说:“明天到我家,我准备琵饭款待你。”
刘贡父害怕被苏轼戏弄,但又想知道“露
饭”到底是什么,第二天便如约前往。
两人谈了很久,早过了吃饭时间,刘贡父
肚子饿得咕咕叫,便问苏轼为何还不吃饭。苏
轼说:“再等一会儿。”像这样好几次,苏轼的回
答老是这句话。
最后,刘贡父说:“饿得受不了啦!”
苏轼才慢吞吞地说:“盐也毛,萝卜也毛,
饭也毛,岂不是‘’饭?”
刘贡父捧腹大笑,说:“本来我就知道你一
定会报昨天的一箭之仇,但万万没想到这
一点!”
苏轼这才传话摆饭,二人一直吃到傍晚,
贡父才回家。
15.吴中有个老头,原本出身低贱,家境贫
困,靠耍蛇维持生计。他的长子沿街乞讨,次
子钓青蛙,三子唱“采莲歌”要饭。后来,这一
家家境渐好,生活富裕了。
一天,老头把全家召集到一起,说:“我们
家原来贫贱,如今有幸富足,还必须读书长学
问才能使家声振兴。”于是,便请了老师到家里
教三个儿子读书。
过了几个月,老师时时夸奖老头的几个儿
子学业进步得快。老头便设宴请客,还请了一
位有名的学者当场考验儿子们。
学者来到后考对对联。先试小儿子,出的
题是:“纷纷柳絮飞。”小儿子对的是:“哩哩莲
花落。”
接着试第二个儿子,出句为:“红杏枝头飞
粉蝶。”老二对的是:“绿杨树下钓青蛙。”
最后试老大,出句是:“九重殿下,排两班
文武官员。”老大对的是:“十字街头,叫几声衣
食父母。”
老头听了,斥责道:“你们说的这些,还都
是当年我耍蛇人家的事!”
16.薛简肃公有三个女儿,大女儿嫁给欧
阳修,二女儿嫁给王拱辰。后来欧阳修丧妻,
续娶了薛公的第三个女儿,所以王拱辰与他开
玩笑说:“旧女婿为新女婿,大姨夫做小姨夫。”
正赶上刘原父晚年再娶,欧阳修用汉代刘
晨、阮肇入天台山采药得配仙女的传说,作诗
调侃刘原父说:
仙家千载一何长,浮世空惊日月忙。
洞里桃花莫相笑,刘郎今日老刘郎。
刘原父听了不高兴,便寻机报复欧阳修。
一天,刘原父、王拱辰、欧阳修三人相会,
原父说:“从前有个老学究教小孩念书,朗诵
《毛诗》到‘委蛇委蛇’这一句时,告诉小学生:
这个蛇字要读作姨,切记。第二天,小学生在
路上看乞儿耍蛇,很晚才到学校,学究便责问
道:‘你为什么来晚了?’小学生说:‘刚才在路
上,碰到有人弄姨(蛇),我便与众人观看。只
见他先弄大姨(蛇),又弄小姨(蛇),所以耽误
了上学。’”
欧阳修听了,不禁放声大笑。
17.苏轼到邻人家相聚饮酒,盘中有四个
黄雀。一个人接连吃了三个,只剩下一个向苏
轼推让。苏轼笑道:“您再吃了吧,免得黄雀拆
了伴。”
18.吴门人张幼于有文才,好开玩笑。一
天张幼于与人相聚饮酒,正好来了几个闯席的
朋友,幼于便假装关了门,写了一条谜语贴在
门上,对外面的人说:“猜中了才允许进门。”
谜语说:“老不老,小不小;羞不羞,好不
好。”众人都猜不中。有个叫王百谷的猜道:
“太公八十遇文王,老不老;甘罗十二为丞
相,小不小;
闭了门儿独自吞,羞不羞;开了门儿大家
吃,好不好?”
张幼于听了大笑。
19.明英宗天顺初年,杨士奇、杨溥、杨荣
三人均以大学士辅政,人称“三杨”。当时有个
名妓叫齐雅秀,性情极为乖巧聪慧。
有人问她:“你能使三位阁老笑吗?”
齐雅秀答道:“我一进门就能让他们笑。”
一天,齐雅秀真的被召唤进见“三杨”。
“三杨”问她为何来迟,她说:“在家看《列女
传》。”“三杨”听了,果然大笑,于是同她开玩
笑说:“我们以为你是齐雅秀,却原来是脐
下臭。”
齐雅秀应声答道:“我以为三位老爹是武
职,却原来都是文(闻)官。”
“三杨”道:“这母狗无礼!”
齐雅秀又答道:“我是母狗,三位老爹是公
侯(公猴)。”
20.广西全州有位姓王的武官善说新版白小姐祺袍。
每当与同僚聚会,大家都让他讲新版白小姐祺袍,然后故
意反驳,想让他再讲一个。所以,他每讲完话,
众人便说:“这话淡。”意思是说讲得没有趣味。
这位王某看出众人故意反驳自己,便接着
讲道:“今天早晨,城门口有个挑粪的不小心失
足跌倒,粪撒了一地。”
众人又说:“这也淡。”
王某反问道:“各位又不曾尝过,怎知
道淡?”
21.三个人一起行酒令,约好要从“相”字
起,“人”字止。
第一个人说:“相识满天下,知心能几人。”
第二个人说:“相逢不饮空回去,洞口桃花
也笑人。”
第三个人说:“襄阳有个李胡子。”
其余二人责问道:“约好了结尾要说“人’,
你为何说李胡子?”
那人答道:“李胡子难道不是人?”
22.有个人家里藏有一面古镜,自称能照
二百里,要把它献给吕文穆公。
吕公说:“我的脸还不及一个碟子大,哪里
用得着照二百里的镜子?”拒绝未要。
23.有人送给孙之翰一方砚台,自称值三
十千银子,并说:“这块砚台,只要向上一呵气,
它就自然流水。”
孙之翰说:“一天呵一担水,只值三文钱,
何须如此重价!”
24.黄冈人王廷陈,字稚钦,年轻时就有出
奇的才能,却喜欢在街上与小孩子追逐游戏。
每当他父母要揍他时,他便大喊:“大人为何虐
待海内名士?”
25.明朝万历年间,袁宏道做江苏吴县县
令时,江西有一位孝廉来拜访他。这位孝廉的
弟弟当时在朝中做员外郎,和袁宏道是同一年
中的进士。于是,袁宏道就在船上摆酒宴招待
他,并请了长邑县令江某罗来作陪,准备喝完
酒一同去游山。
船开时,席上的宾主已经喝到很痛快的时
候了。客人请主人行一酒令,袁宏道看见船头
放了一个水桶,便说:“我这个酒令必须说一件
器物,中间要包含一个亲属的称谓和一个官职
的名称。”
于是他先指着水桶说:“这个水桶,不是水
桶,是木员外的箍箍(哥哥)。”这是暗示孝廉是
员外郎的哥哥。
那孝廉听后,看到船夫手中拿着帚,便接
口说道:“这个扫帚,不是扫帚,是竹编修的扫
扫(嫂嫂)。”当时袁宏道的哥哥袁宗道、弟弟袁
中道都在朝廷任编修官。
长邑县令江菜罗正在苦苦思求,忽然看到
岸上有人在扎稻草把,便说:“这些稻草,不是
稻草,是柴把总的束束(叔叔)。”他大概知道那
位孝廉本是军人出身,有个侄子当时在军队当
武官。于是,三人相视大笑。